看《異形戰場》,是一種又期待又傷害的體驗。期待的理由,不外乎已經看了四部精采的《異形》電影,加上兩部殺戮暴力的《終極戰士》,你當然想知道這兩大怪物如何開創新局,像《佛萊迪大戰傑森》那樣。結果雖然期待達成,但是也發現了兩大怪物交手之後,有許多的空洞存在,以致於整部片的風格,已經與《異形》《終極戰士》無關了。





劇情敘述富翁威藍從世界各地號召精英好手,前往南極冰原探險,因為根據衛星探測發現,一週前此處偵測到不明熱源。但是當探險隊抵達廢棄的捕鯨站基地時,發現另有高度文明存在的可能。在冰原底下,竟然是一座巨大的金字塔。當然,埃及的金字塔是國王的陵墓,傳說有神祕力量保存屍體不腐敗,而在南極冰層底下的金字塔,可想而知其作用是個大冰箱。只是裡頭不是存放食物、也不是不會腐爛的屍體,而是一個專門生蛋的「異形女王」。剩下的問題是,闖入其中的探險隊如何活著回去。





眾所皆知,《異形》《終極戰士》是福斯電影公司的賣座產品,但是《異形戰場》把故事背景設定在南極冰原,更讓人想起也是福斯電影的《明天過後》,因此《異形戰場》可能不只結合兩大外星怪物,甚至把福斯電影今年暑假檔的電影全部濃縮在一起了。像是有寵物騎在人頭上的《加菲貓》(《異形戰場》的劇中人發現原來人類古早以前把「終極戰士」當神來拜),討厭機器人的威爾史密斯、最後卻與機器人攜手抗敵的《機械公敵》(《異形戰場》的劇中人,最後也跟痛恨的怪物一起並肩作戰)。唯一無法從《異形戰場》找到被引經據典的福斯暑假檔,就只有《鐵男躲避球》。





其實這算不上缺點,畢竟《異形戰場》擺明了就是把各自獨立的兩個系列《異形》《終極戰士》,撮合成一個故事。在這方面,導演保羅安德森開了一個不錯的頭,他設立了一個很有趣的背景,讓這兩個外星生物可以進來發展。但是保羅安德森的目的似乎不在於此,他比較想拍一部「搗蛋」「搞怪」精神的「人類大戰怪物」電影,畢竟「異形 VS 終極戰士」想法本來就很搞怪。於是他還一口氣把《侏儸紀公園》等著名的怪物片全部拿來調侃,連他自己的《惡靈古堡2002》也難逃稀落命運(兩部片都是由同一位黑人演員慘遭被「切割成小方塊」的下場)。 搗蛋無所謂,某種程度影片還會跑出戲謔的喜劇感。但是他忽略了,《異形》《終極戰士》的風格應該是「恐怖」(前者是在封閉空間製造無法逃出的恐懼,後者是因為大量的血腥殺戮所製造的恐懼),他的惡搞幽默感讓《異形戰場》沒辦法跟原來的兩大系列連結在一起,反而有風格不統一,無法傳承的問題。更重要的是,他忽略了每一部《異形》的必備公式:總會有個自作聰明、以為可以控制異形的壞人,最後慘被異形幹掉(觀眾喜歡看惡有惡報,讓異形自行主持正義)。《異形戰場》卻沒有這樣的安排,以致於死掉的每個人都很無辜,所以最後主角必須向某一怪物低頭的做法也讓觀眾難以認同(雖然很白爛好笑)。





我會說,如果不是死忠《異形》《終極戰士》的影迷,《異形戰場》可能是部很有智慧的電影,拍來嘲諷外星怪物電影的。可惜的是,保羅安德森是科幻片的影迷,他在片中的旁徵博引證明了這點,但是他的戲謔風格,卻不是這部怪物電影需要的。


Posted by Hello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eve 偉 的頭像
Steve 偉

看東看西 想東想西 by Steve偉

Steve 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