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對軍教片總有無法解釋的感冒,因為這類電影總把當兵變成開心樂園,只要你不斷耍寶就能變成頂天立地的好男兒。我也對戰爭片興趣缺缺,因為要冷血地去殺一個人,怎麼可能被描繪成雄糾糾氣昂昂的威武。

謝天謝地,《鍋蓋頭》完全沒有這樣的毛病。整部片的中心思想非常的清楚:荒謬。荒謬絕對不是我們以前看的軍教片,當事人可以嘻皮笑臉的耍寶,荒謬是「自己笑不出來,別人看了笑中帶淚」。《鍋蓋頭》恰如其分地以阿兵哥的角度,描寫他們在第一次波灣戰爭深入「前線」的種種荒謬:在烈日下全副武裝,對著看不到的敵人想像戰爭,在英雄無用武之地想辦法找出自己的用處,在離家千里遠的地方被女友兵變。這些事情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,所以荒謬。

因為荒謬,所以什麼狗皮倒灶的事情,在劇中都會有「扭曲」的另類效果。好比明明是反戰的《現代啟示錄》,劇中的阿兵哥看了卻激勵士氣。《鍋蓋頭》在這方面的尺度幾乎是無上限,屎尿之外還夾雜了誇張過頭的男性雄風、還有模擬的同志性愛場景。以前的軍教/戰爭片從來不會在這方面著墨,但是我們都曉得軍隊就是個喇賽世界,在裡頭的男人開口閉口就是這些話題,《鍋蓋頭》毫不忌諱全掀了出來。

我可以想見這部片不會受到太多人的推崇,因為它既不交代波灣戰爭的背景,也不描寫戰火下的是非。它是一個「不開火」的戰爭片,因為沒有敵人。可是《鍋蓋頭》做對了一件事,它把當兵描寫到前所未有的真。
創作者介紹

看東看西 想東想西 by Steve偉

Steve 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