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《國士無雙》的時候,會發現某些你我耳熟能詳的電影類型,很巧妙地在這部片出現。

基本上,電影的前半部,楊佑寧身體力行周星馳的小人物世界之公式,包括他不屈不撓的「呆」(別忘了他劇中身分是個臨演,熟悉周星馳的人一定知道這個身份的人會有怎樣的舉止)。天心的部份,儼然是當年《霸王花》的胡慧中,身邊充滿了許多無法進入狀況的男同事,只好變成強悍女警之姿扛下所有大任。詐騙集團的金勤跟他的三人小組,你可以看成《不可能的任務》:招兵買馬來進行一票任務,而且還各有所長。原則上,《國士無雙》相當聰明地運用了這三組不同的電影類型,隨著每場戲出現不同的人物為重心,就很巧妙地融入了該類型的特色。

因此電影的警匪追逐、打鬥,讓人不經意想到成龍等港片早期的做法(光是片頭在國宅的垂降打鬥;釣蝦場的幹架,都是最好的証明)。當楊佑寧要搞笑的時候,就會變成星爺那種「不知死活」的勵志專家,說出許多噴飯的勵志台詞。天心會發現她的手下錄口供都沒有進度,不斷地翻臉,也不斷用編號稱呼她的男同事。把這些不同類型串起來的,是「警方想偵破詐騙集團」的主旨,編導陳映蓉讓觀眾看到一個很有想像力的詐騙集團的上班實況,他們是如此隨意、散漫地在電話那頭變換身分、或老是碰到無法詐騙的對象(當事人錢都存在撲滿等),原來詐騙集團也有上班族的無奈,拼業績的壓力。

這些想像、天馬行空,或有跡可循的類型模式,都不是影片的缺點,真正的缺點發生在陳映蓉想要反應的台灣社會現象:歇斯底里的媒體。媒體的愚蠢、瘋狂,在電影有很好的描繪,無奈現實當中媒體的「瘋狂」程度,超過了影片的描述。而故事也沒辦法像講述詐騙集團時,可以毫無顧忌去瞎掰鬼扯媒體的工作內幕,「不夠真實的寫實」在此就成了弱點。我承認媒體的亂象很好笑、也卻有此事,但做的不夠有說服力時,某種程度給這部片產生扣分的效應:觀眾會跌出編導的幻想世界,無法進入狀況而回到現實。

所以真正叫人玩味的,不是編導演的功力。而是陳映蓉對於前輩作品的融會貫通,的確有所長;但若無跡可尋時,她顯然就有點不是那樣流暢(華語片的確還沒有諷刺媒體的佳作出現)。《國士無雙》讓人看到創作者的進步,也同時看到了進步的空間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eve 偉 的頭像
Steve 偉

看東看西 想東想西 by Steve偉

Steve 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