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吧,我有點驚訝,居然在今年的同志遊行前夕,有很多反對的聲浪出現。因為他們不是來自所謂「反對同志」的族群,而是同志本身。

一個遊行所訴求的主要參與者,如果對這個遊行表示「我沒有興趣」「我不想參加」;是的,可能這個遊行有問題。

太多太多人,擔心遊行前的座談發言(當中的一段言論),變成了遊行的主要訴求,因此不想出席,替這個遊行背書。可是,什麼又是同志遊行呢?

同志遊行最大的目的,就是利用這個機會,向主流社會發表聲音、表達自己的訴求,以人人生來平等的人權立場,要求一視同仁,不該以性向為理由,把同志排除在許多的公民權利之外。包括了成家、就業、就醫、收養、就學等。

只是今年除了這些等等的聲音與訴求以外,有一個人也提出了另外一個論調,就是「用藥」;而許多人無法接受,因此發出了噓聲。

噓聲背後的理由之一,是覺得這樣的意見,無法代表同志族群、只是把同志族群污名化,只會淪為異性戀繼續歧視同志族群的工具與藉口。

理由之二,就是使用藥物牽涉到許多健康因素與後遺症,沒有足夠的醫學論點,貿然討論這樣的主張,並不負責任。

這些主張,或者反對的聲音,你可以喜歡或討厭,但是因此認為「出席就是替我不喜歡的主張背書」、「我不要參加背離民意的遊行」、「我不要因此成為被主流社會拿來污名化的工具」等等疑慮,那也是一種個人意見。


(↑↑舊金山同志遊行,在街邊搖旗吶喊的都是異性戀,這兩位黑妞比同志還High,從頭到尾一直鼓掌尖叫。↑↑)

我的看法是,如果你認為自己的心聲被誤解,或者有人假借代表大眾之名、卻做出了違背大眾民意的舉動,那最好的方法是,奪回自己的發言權,而不是拒絕出席,結果反而讓那些不能代表你的人,拿到了麥克風、說出了你無法認同的言論。

我承認,以往同志遊行之所以讓我卻步,是因為以往我所得到的訊息,是讓我無法理解與消化的。我是說,我不是猛男、也不是變裝皇后,我也無法打扮成那個樣子(況且打扮起來也不好看)。我不是祁家威、
也不是蔡康永(當然也不能可變成黃耀明或何韻詩),我也無法變成他們。我覺得這些都很好,但是距離我很遙遠。

然後我明白了,因為我在找一個「範本」,一個「真人版的教科書」,告訴我該如何「幸福」「安全」「無虞」地過日子。這樣的出發點沒有不好,只是,我終究是在「邯鄲學步」,即使我怎麼努力,那不會是我。

而且我不該針對,我所拿到的二手訊息,在那邊很辛苦的消化吸收,有如瞎子摸象。我應該到現場,我應該用自己的眼睛去看、耳朵去聽,用嘴巴發出我的聲音。因此我選擇在出發前就到集合地點,走到隊伍當中,看看不同的訴求;選擇遊行結束後,回到廣場上,聽完所有的演講。

如果不是這樣,我根本不會知道,原來變裝皇后走在半路上,也是會被高跟鞋所卡住。原來冒雨遊行,是被天氣所考驗。

遊行本來就是有四面八方的人參與,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男有女也有變裝也有不男不女,有的來展現身材,有的就是要來趴踢,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目的。主張「娛樂用藥」也只是眾多「目的」當中的一個,如果遊行要做的兼容並蓄,主張與反對用藥的意見,是可以在這裡並陳的,所以我不認為遊行要以官方聲明來排除某些主張。


(↑↑舊金山同志遊行,市中心Market Street兩邊都是滿滿的群眾。你要告訴我,哪一個不是同志,所以他們不可以參與?!↑↑)


難道遊行也要事先聲明,只有「天菜」可以來,「餿水」不能來,這樣拍出來的畫面才好看,才能給社會正面的觀感?遊行本身不該是反對、消除各種各樣的「歧視」,結果這下子反而先歧視「餿水」了?!

你擔心遊行當中出現一個主張「娛樂用藥」如此「前衛議題」,引來社會大眾負面觀感,然後加深對社會對於同志的誤會與歧見?那麼,你就該站出來,發出屬於你自己的聲音。

你選擇離開,那麼麥克風,就會交給了你不認同的人代為「詮釋」。結果呢?你讓一切本來不該發生的誤解,因而發生了。


(↑↑舊金山同志遊行,街邊拍到的群眾背影。你要揪出他們哪一個跟你有怎樣不同的主張,所以不可以享有生而平等的權利?!還是一個太高一個太胖,所以他們不配「在一起」?↑↑)

你擔心參與這次的遊行,等於替你不認同的主張背書。那麼,遊行裡頭有拉子,你加入這場遊行,等於你要跟拉子談戀愛?!不是吧。

遊行裡頭有變裝皇后,你加入這場遊行,等於你等一下要華麗變身?!不是吧。

遊行裡頭有水男孩,你加入這場遊行,等於你接著就要換上泳褲?!不是吧。

什麼時候,參與遊行,就要裡頭的人「畫上」等號(世界上並沒有這種規定好嗎)。參與遊行,是透過這個平台,發表屬於自己的聲音。

你的聲音。

你擔心缺乏共識、貿然而前衛的主張,成為了媒體報導的焦點,然後一切都失焦。其實近三年來,只有《蘋果日報》有報導台北的同志遊行,當中有一次還是大柄上台表演變裝(那是發生在他吸毒被捕之前)。張惠妹出席時,版面當然特大,但電子媒體也只有拍她。歷年來,真正唯一有報導同志遊行的(不光只有變裝皇后、還有遊行的訴求),是去年的「壹電視」,但是當時「壹電視」根本沒人看吧,所以有報導等於跟沒報一樣。

你擔心「真愛什麼什麼」,又會拿這些來大作文章。我告訴你,「真愛什麼什麼」永遠都會拿任何事情來做文章。那要不要規定只有年收入多少以上、沒有哪些前科的人,而且一律都要高、富、帥,才可以來參加同志遊行,打造出「最正面的形象」。


(↑↑舊金山同志遊行,市中心Marekt Street,無論什麼牌子、無論哪個商家,都自動佈置櫥窗「#loveislove」。異性戀分明是這個社會的多數,與其他們說是「贊同」,還不如說他們正在學習「如何包容」,「包容與自己不一樣的聲音」↑↑)

在舊金山的遊行當中,我發現一個與眾不同的老先生,他是「全裸」站在路邊。是的,一絲不掛,只有穿上鞋子、帶上帽子,夾個背包,不是走在遊行中、而是站在路邊,不發一語觀看。

他的舉止,的確會讓人在走過他身邊時,大吃一驚。可是,路過的人們也就只有「大吃一驚」,然後「處變不驚」走過去了。

你不相信,你點這個連結,請自己看。

後來我發現,這位老先生,每年都會用這種方式「出席」(網路上可以找到他歷年的「脫光」造型)。難道你要說,旁觀的群眾、沒有出面制止他,這些人也都是跟他一國,都是要脫光光的?!他這種「驚世駭俗」的舉動與主張,又給同志族群「塑造」了哪些負面的觀感、散播「不好的」刻板印象?

同志遊行之所以珍貴與特別,就是在於,學會包容那些與眾不同的;因為當你學會包容那些與眾不同的,才是五顏六色的「彩虹」。否則的話,那就只剩下一種顏色,也不需要什麼同志遊行了,不如參加北韓閱兵,整齊劃一呼喊著口號、對著同一個人敬禮就得了啊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eve 偉 的頭像
Steve 偉

看東看西 想東想西 by Steve偉

Steve 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